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天津离婚律师

从李国庆时间看婚姻法与公司法的关系

  根据李国庆粘贴在公司内的《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》,李国庆历数俞渝七宗罪,包括:俞渝系李国庆“禅让”取得管理权,但喧宾夺主,逼迫李国庆离开当当;俞渝无视股东合理要求,侵害股东权益,无视股东尤其是小股东利益;盲目裁员,侵害公司员工利益,公司损兵折将。李国庆出于挽救公司严重不利局面、维护公司职工利益的目的,“痛下决心”重新接掌当当。

  当当网对此声明称:

  “2020年4月26日早9:34,李国庆伙同5人,闯入当当网办公区,抢走几十枚公章、财务章,公司已经报警。公司关联公章、财务专用章失控期间,任何人使用该公章、财务专用章签订的任何合同、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任何书面文件,公司将不予承认。公章、财务章、财务部门章即日作废。”

  李国庆方的答复是,就在4月24日(上周五),他已发起并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,自己被选举为当当的董事长与总经理,同时决议俞渝不再担任当当执行董事、法人、总经理,仅为董事。

  自2019年10月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,“摔杯为号”,称自己心中的愤怒已不能用一根刺来形容之日,当当的控制权争夺,就已是好戏连台。曾经让人欣羡的天成佳偶,如今反目成仇,并将一家在美股上市的明星公司一再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,背后反映的不仅仅是夫妻失和,更多的却是公司控制权争夺的残酷与无情。

  01

  公章遭“抢夺”后,李国庆能否夺回公司管理权呢?

  按照《公司法》规定,一家公司最终的话事人是股东,忙不过来的股东可以设立董事会来进行管理,董事会也可以将管理权进一步下放给总经理等高管团队。

  而要更改董事会成员,通常需要所有股东的三分之二以上投票通过才能进行。

  所以,回答这个问题,最终要看支持李国庆的股份多不多。

  根据企查查的数据,当前俞渝持有当当64.2%的股权,李国庆则只持有27.51%的股权。(小巴注:股权比例是关键所在,各方宣布的数据并不一致)

  从表面的数据看,俞渝的投票权实力碾压李国庆,但其中另有变数。

  2016年,当当网从美股私有化退市时李国庆和俞渝合计持股93.17%,两人对半平分。后来俞渝提议双方各拿一半股权给儿子(Alexander Chunqing Li),于是李国庆先给了一半。

  2018年时海航提出收购当当,因协议要求不能有外国股东,俞渝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,由此获得了较多数的股权。

  此前李国庆申请和俞渝离婚,诉求是能够实现平分夫妻共同股权,但法院目前仍未作出判决。

  02

  国庆有权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 ,但股东会会议决议不成立

  按照《公司法》的规定:有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有权要求召开临时会议。(小巴注:李国庆持股27.51%,显然满足要求)

  但李国庆提出的,过半数通过修改章程并成立董事会是不成立的。根据法律规定,有限公司章程的修改,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。

  如果公司章程作出特殊约定,该项约定也必须获得大于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表决通过,才能进而修改章程,这种改变是受到法律保护的。比如阿里的合伙人享有半数以上董事提名权的章程规定必须经95%的股东表决权通过,这是可以的。

  根据《公司法》解释四的规定,股东会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《公司法》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,该项股东会决议不成立。

  同时,李国庆带走公章,不代表获得公司控制权。

  在公司控制权层面,除了股东会或股东大会的表决权,股东会议事规则,董事会的人选及议事规则之外,实物上的证、章、照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也非常重要。

  但李国庆带走公章未必有用,俞渝是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另外公司的组织机构代码证等证照还在俞渝手上,她可以通过报警挂失,登报宣告这些印章无法律效力,重新去申请新的印章。当前当当网的声明已表明这一点。

  03

  公章的战争,其实是《公司法》和《婚姻法》在打架

  公章是个非常重要的公司对外的权力的表征。谁掌握公章并在文件上留印,就代表了公司对外的承诺。但在法义上,掌握公司的控股权,并不体现在公章上,而是体现在法律认定的归属权上。因此,公章被带走后,会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一些业务上的困扰,但只要公司不承认,原来的公章作用就失效了。

  李国庆带走章事件里,涉及两部法律之间的交织,一部是《公司法》,一部是《婚姻法》。

  《公司法》规定,公司的所有权力属于股东大会,股东大会对应的股权包含投票权。从目前比例看来,俞渝个人所占比例为52.5%,高于李国庆,且超过半数,因此她掌握了公司的控制权。在这个情况下,带走公章行为对于抢夺公司控股权是无效的。

  但站在《婚姻法》的角度,情况就有所不同了。

  当当网是他们夫妻俩的共同财产,且两人正在走离婚诉讼。在这个法律下,两个人的股权占比将各自占到40%多,而根据李国庆的说法,他已经争取到了不少中小股东,称其整体拥有的股权高于50%,因此他就有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,并成立新董事会的权利。

  李国庆表示,他的诉求是离婚和平分股权

  因此,李国庆的说法成立的前提是,两人的股权能够得到平分。而这需要法律程序上有更明确、权威的认定,现在显然是没有明确的结论的。

  然而,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些情况。例如还是在《婚姻法》的前提下,如果俞渝出示一些证据,即李国庆曾经通过书面或其他方式,放弃股权下的投票权。股权本身是可以拆分为投票权和收益权,如果李国庆曾经放弃过投票权,那么他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事情其实就是无效的。

  04

  李国庆抢公章事件背后的启示

  从当当成立至今近20年,李国庆和俞渝一直坐镇一线,相互制衡。当当网上线后,李国庆担任CEO,俞渝出任董事长,一个主管内部战略,一个负责对外事宜。最终,当当陷入控制权争夺的泥潭中。

  “夫妻最好不要一起创业,否则出现了问题,事业和生活都会陷入到不可挽回的地步,同时受到影响。如果非要夫妻一起创业,为了公司规避风险,建议聘请专业律师设计一个创始团队的利益分配制度,不至于事后撕逼太难看。”蔡宗秀律师说道。

  不光是夫妻店,纵观国内许多公司持续上演的控制权之争,都是因为创业之初没有约定好,这样公司做大了会出现“分赃不均”,公司陷入困境又会出现风险谁来承担的问题。所以,聘请专业律师设计一个创始团队的利益分配制度非常有必要。

天津离婚律师 版权所有 本站网址:www.jnjtsg.com 技术支持:律拓科技